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虎ら子

╰-ァ傷ㄋ 如果我带着醉意出生,也许我会忘记所有悲伤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相见不如怀念  

2008-07-13 16:01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的时候,丁桐说,他将来会娶一个漂亮的女生做老婆。
我还没有等到他预言实现的那一天,就搬离了和丁桐一起居住的大院。我坐在载满家具的卡车的前座,看见丁桐从楼口里跑出来,艰难地爬上卡车的踏板,从窗口递给我一幅画,一句话没说,转身跑走。我打开丁桐的,画上,是两个牵着手的小人,眼睛笑成了一条缝。一个是我,一个是丁桐。\
那是10年前的事了。
10年后父母工作的变动,使我又回到了原来的城市。原先的大院早已改成了街心花园,我在公园中央的一棵树身上发现了和丁桐吵架后赌气刻在上面的“纪念”:丁桐是个大混蛋。
我恍惚地笑了起来,有眼泪溢出眼眶。
我很快进入了父母联系的学校,校门很大,走过时让我有种渺茫的感觉。我知道,在这所新的学校里,我同样是无法快乐的。
新班主任姓叶,待人热情,拉着我的手向全班同学介绍。我不安地低下了头,害怕四周诧异的目光。尽管妈妈总是告诉我,阿蓝,你要合群些啊。可我就是做不到。
我只是站在讲台上用很低的声音对大家说:“我叫林蓝。”
“林蓝!”教室的后排立即有人很冒失地叫了一句。我循声望去,是他,丁桐。10年了,我仍然记得他的样子,他只是长高了些,脸上的轮廓还是那么的好看。我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,看见他的目光由欣喜转向了失望,而后,清楚地听见他咕哝了句:“原来不是啊。”
丁桐已经认不出我了。我茫然地站在讲台上,心痛得手足无措。
叶老师把我排到了丁桐的前座,我想说些什么,终于还是慢腾腾地移到座位上。丁桐用脚帮我把椅子勾出来,笑嘻嘻地对我说:“林蓝,刚才对不起啊!”
我回头对他勉强地笑笑。
果然,新的班级里我仍然没有朋友,只有丁桐会友好地待我。丁桐喜欢和我聊天,自习课的时候,他对我说:“林蓝,我以前有个和你同名的朋友。”
我说:“是吗?她现在到哪去了?”
丁桐笑起来,说:“不知道。那个家伙有10年没和我联系了。真是的,大概都把我忘了吧!”
“不会的,她那么喜欢你。”
丁桐很奇怪地看着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我猜的。”我慌忙掩饰,回过身去。
“不过,说真的,”丁桐忽然换了一种温柔的声调说,“如果能够再遇见她,我一定会让她做我的女朋友,再也不会让她走了。”
我愣了一下,眼角湿了。
可是丁桐,我就在你的面前,为什么你却认不出我来?
后来的日子,我慢慢地熟悉了现在的丁桐,知道他是校篮球队的主力,经常有比赛。丁桐说:“林蓝,你也去看吧,那里很热闹的。”我没有说话,可以后每次有丁桐的比赛我总是按时到场,站在看台上最不起眼的位置。丁桐总是能轻易地从一大片人中看到我,在球场的中央向我招手。每当这时,我心里便莫名升起一种感动。这样,流言蜚语也多了起来。有一次看球赛的时候,我清楚地听到了站在我身后的顾欣的讽刺。她说:“林蓝,丁桐是不可能喜欢你的,他只是可怜你。”我呆了,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球场。
顾欣的话一直在我的耳边回荡。
那天的球赛一直到晚自习前10分钟才结束。我正在做英语卷子,丁桐满头大汗地冲进教室里,只匆匆地与我打了个招呼就又冲了出去。我从窗户那儿看见了丁桐和顾欣一起往食堂的方向走。丁桐一直是最男生的男生,而顾欣,又恰是那种最女生的女生。丁桐小时候的愿望,不就是顾欣这样的女生吗?林蓝,只是停留在他童年记忆里,他记得的,也只有那个童年的林蓝。
晚自习快上到一半时,丁桐才进教室,经过我身边的时候,我甚至可以嗅到他身上顾欣的香水味道。过了一会,丁桐在后面叫我:“林蓝,你为什么不把球赛看完了再走?”
我没有回答。丁桐又说:“林蓝,你不要这样。我知道顾欣和你说了什么。”我转过身去,直视他的眼睛。我问:“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丁桐开始躲闪,“你很像她,林蓝。我总有种错觉,你就是她。你知道的,我……我很想她。”
“所以你就把我当成了她?是不是?”
丁桐摆了摆手,说:“林蓝,我们换个话题,好吗?”
我转过头,背对着他的尴尬,说:“无论如何,我还是感谢你,丁桐,真的。”
丁桐没有再说话。
叶老师走进教室,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我的泪一滴滴地滴在了课本上,湿了一大片字迹。
星期四下午有我最喜欢的美术课,教美术的张先生乐于让我们到室外写生,每抱着画夹坐在教学楼前的草地上时,总能让我安静地想起许多事。丁桐是不喜欢这样的,美术课他总是溜到操场上去打篮球,而这一次,我没有想到他一直在我的身后看我画画:“林蓝,你画得蛮好嘛!”我被吓了一大跳。一摞画全部散落在草地上。丁桐连忙蹲下去帮我收拾。忽然,丁桐的笑容凝固了。他手上的画,恰好是10年前他送我的那张。丁桐目光炯炯地盯住我,问:“林蓝,这是从哪儿来的?”
我呆住了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丁桐有些激动,紧紧抓住了我的手。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严肃的样子,使劲挣扎,跑开了,再回头的时候,丁桐仍旧愣愣地呆在原处。
那个下午我请了假,不敢再面对丁桐。晚自习我去了学校,丁桐看我的眼神有些恼,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开始做数学练习。两节自习课,我们谁也没有说话。自习课下后,我收拾书包准备离开,丁桐拉住了我:“林蓝,你待会再走,好吗?”
我听了他的话。
人都走光了,丁桐来到我身边。我一动不动。这是他给我的第一个温暖的拥抱,也将是最后一个。我用手拭去了他脸上的泪。
那个晚上丁桐送我回家。一路上繁星密布,我知道,这是我人生中最值得珍惜的时刻。
第二天,我没有再去学校,我的家,又搬到了另一个城市。
命运让我在10岁的一次意外中毁了容颜,尽管父母给了我最好的医疗条件,可我的模样却已经完全更改,甚至——可以说是有些恐怖。10岁以后,我再也没有朋友。我的心里一直珍藏着童年的回忆,我只想再见他一面。
然后,永远退出,留给他完整的幸福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