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虎ら子

╰-ァ傷ㄋ 如果我带着醉意出生,也许我会忘记所有悲伤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泪的印记  

2008-08-13 19:41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我遗失了我的泪,在不经意间流逝的岁月的某个阶段,悄无声息地散落,不知在何地。

  小时候,我是喜欢流泪的。哥哥不遂我的意,我会流着泪向母亲告状,然后看着哥哥挨骂而偷乐。我知道那时候我的泪是狡诘而虚假的,只是表现自己的委屈或者争取母亲的支持而采用的道具。读书后,我还是喜欢流泪。记得看琼瑶阿姨的小说时,我曾落泪,那部小说的书名好像是《船》,现在早已记不清故事的情节,大凡和琼瑶阿姨的其他小说应该相差不多。看学校里包映的一部叫《妈妈再爱我一次》的台湾电影时,我也曾落泪。这时候,我的泪不再是道具,而是因为某种被称为良善的本性。我是良善的,最起码,那时候的我是良善的。比如,每次到我家要饭的乞丐,我都会给他满满的一碗米,尽管母亲早就嘱咐我只给一把。比如,我不吃鸡肉,因为父亲曾将我一手养大的公鸡变成了饭桌上的美味,自那之后,看到鸡肉总会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。我知道这只是心理的作用,鸡肉应该还是美味的,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吃鸡肉了。或许我的行为并不足以表明我的良善,只是为满足自己基于对所谓弱者的同情而换来的小小虚荣,不吃鸡肉更是一种怪异的禁忌罢了。但我还是相信我的良善,最起码在那时候。大凡心地良善的人总会多些或愁或哀的思绪,这样的人总会多些流泪的时候。我常常流泪,在那时候。
  
  发现遗失我的泪,是在我大姑妈死去的时候。大姑妈对我很好,小时候我去她家,会切几块过年时候腌制的腊肉,烧一碗香香喷喷的面条给我吃,或者为我做几个烧饼,到我回家的时候,还会从衣角的口袋里摸出五毛一块的纸币塞到我的手上,并煮上几个鸡蛋,染红了挂在我脖子上让我带回家吃。可是,大姑妈死的时候,我没有流泪,甚至感觉不到悲伤。我不记得是如何劝慰我的表哥表姐的了,或许也有哀愁或者肃穆的表情。但是,我知道那是假的,就如小时候在母亲面前流下的泪一样。我知道那时候我想说的是“死了也好,免得受更多苦”。我没有将这话说出口,尽管这是实话。生命原本就是脆弱的,就如在风中摇曳的火焰,不经意间,也许就凋零了。或许是因为生命原本的脆弱,所以,才会使人多了对死亡的恐惧。记得三姑妈死之前曾因为感觉到死神的逼近而恐惧地哭闹,她说,我不要死,我要活着,然后因病魔的折磨而在地上打滚。我没见过三姑妈的遗体,不知道她死去的时候是否恐惧而绝望。我见过大姑妈的遗体,很安详,如初生的婴孩睡着了一般。但是,她死之前也曾因身体的伤痛而日夜呻吟。我感觉不到悲伤,也流不下哪怕是虚假的泪水,只感觉到了生命的奇异和不可预知。
  
  遗失了泪水,不知道是否也会遗失我坚信的良善。对生命逝去的漠视让我感到恐惧。我渴望找回我的泪。曾经尝试观看煽情的小说或电影,贯穿于我的脑海的却只有“虚伪与造作”之类的字眼,找不到丝毫流泪的冲动。记忆中隐约能记起的最后一次落泪,似乎是对着母亲的泪眼。那泪是亲情交织的缠绵的丝线,我应该也曾流泪的,尽管我清楚记得那时候我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但是,那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遗失了我的泪。我找不到泪遗失的地方。或许是在岁月流逝的某一个刹那,遗失了,打碎了,成了沁入沙漠中的点点碎片,然后消失于时空之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