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虎ら子

╰-ァ傷ㄋ 如果我带着醉意出生,也许我会忘记所有悲伤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秋天的牺牲  

2008-08-13 19:42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那是北方九月初的一个早晨,在一座陌生的城市中醒来,我信步走出户外。空气凉爽宜人,阳光仿佛浸在水中,清冽明亮。树绿着,花仍在开这是个美丽的早晨,秋意刚刚爬上树顶和额头。如果不留意,你看不到季节暗中的变化。

    水泥路上,有许多黑甲虫,仰翻了,足须还在舞动。不知道是风,还是某种神秘的力量把它们掀翻,看腻了,便跑回家找吃的去了。在越来越温暖的光线下,丑陋的甲虫笨拙地挣扎着,动着,有的抱住一根草茎,尽管徒劳而无奈。如果不动,没人会注意到它们的存在。有的已经被压成了扁扁的一滩,仿佛灵魂升空留下的一个干燥的空壳,也许,是被风和阳光吸干的?

    一只蝼蛄匆匆地在路上爬着。阳光越来越强烈,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开始多起来。它必须尽快找到藏身之处。这属于黑夜的生物,此时多么盲目。我把脚放在它的前方,它的螯便扒着我的鞋帮,发出咔咔的声音,于是它放弃,转向,离开。我想让它到路边去,便用鞋尖轻轻地触碰它,这小东西竟以为为是想阻止它去好地方,打了个趔且又回到原来的方向。我的脚又用了用力,它翻倒了,像辆消防车,露出带条纹的柔软肚腹。现在它身上沾满了灰,已经发白了。它钻到一片叶子下,叶子太轻也太小了,被它拱了起来。它顶着树叶走了一会儿,又发现了一处水泥裂缝,扒了一阵子,太硬了。它顺着裂缝向前爬,像掉到沟里的卡车。它爬出来,在路边的石沿处遇到了更大的障碍,于是它沿着石沿爬去,斜着身子,一直爬到道口石沿中断之处,好了,它很快便消失在路沟里,那里叶子和草很密,也有可以松动的土了。

    我绕有兴致地看到这整个过程,其间数次还帮助过它,跺脚来提醒它,用足尖轻拨,甚至想过用树叶把它托走助它一程。路上的车太容易撞到它了。

   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。到处是落叶,死蜻蜓,不知死活的甲虫,和毛毛虫绿色的汁液。那只蝼蛄一定已经安顿好了,也许它正透过藏身的草根,望见一个长长的大人走过,庆幸自己终于逃过了一劫。它一定把我的帮助当成了威胁。

    在蝼蛄的目光下我走过白色的水泥路。挑选没有黑色或绿色的动弹的小东西处下脚。那是个普普通通的秋日,我的阴影像刀扫过蝼蛄藏身的草棵。我能感到它狡黠明亮的目光。

    甲虫还会飞起,在花间舞蹈。毛毛虫还会吊在树上,像一只只绿色的小口袋。蝼蛄还会在水银灯下风车一样盘旋。明年的我,肯定不会经过那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