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虎ら子

╰-ァ傷ㄋ 如果我带着醉意出生,也许我会忘记所有悲伤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毕业了,朋友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  

2008-09-03 15:08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、冷落清秋节!  
  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、晓风残月。  
  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  
  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!  
   ­­­ ——题记
  
  (一)曾记否?同一屋檐下的兄弟……
  
  是儿时天真的企盼,还是年轻时意气昂扬的追寻,总是在走过之后,才懂得默然,总是在错过之后才猛然心惊。我注定以这样的心境去阅读晚霞,伤情中——静静怀念起你们的容颜,然后在这古老单纯的时光里,和着这苦涩的落寞步入另一种黄昏——我不敢翻看手边的日记,因为那里藏满了不舍的回忆——我不是个脆弱的人,但我是真的害怕触及它们,因为一不小心我就会被它们——惆怅的悲情——吞噬和淹没。
  
  可时至今日,我又忍不住去回首。蓦然回首间,却发现——那些青葱岁月里的风已经不知去向,而那些昔日无比熟悉的身影也已然淡去——时间总是在我们的不经意间,化作无声的细流,静静流淌在我们的身后,当我们开始懂得珍惜时,它已淌过我们的生活,并带走了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——仅使留下无尽的别绪和离愁。
  
  曾记否?三年前,同是在高考中用尽全力却失利了的、陌生的我们,相聚在了一起,齐齐免不了名落孙山的失落,免不了没能荣登高级学府的苦涩,就这样我们同病相怜,做了同窗,成了室友,又成了兄弟。
  
  曾记否?彼此满脸羞红地询问对方的名字和年龄——然后就有了所谓的老大直至老六,就这样带着陌生的亲热,和着这陌生土地上的第一份真诚——开始了我们的大学生活,彼此朝夕相处,如影随形……
  
  曾记否?老六!你刚恋爱的那天,全寝室的人都因为你而失眠了——不是我们高兴得睡不着,而是兴奋的你一直拉着我们说个不停!那时的你是那样的开心,笑得像个五六岁的孩子——我们都不忍心打压你的好心情,于是苦了我们自己,结果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们集体见了周公——为此我们还向老班上交了6份“自我检讨”——理由——老班说:上课睡觉的见得多了,像你们这样集体作案的还是头一回……曾记否?在那个细雨轻袅的日子,我们第一次看见向来坚强而乐观的你——落泪了,连续好多天,你不吃又不眠,人明显瘦了几圈,无奈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,急得我们像热锅上的五只蚂蚁——团团转,可你倒好,守口如瓶什么也不说,我们心疼你的同时,也气你不拿我们当自家兄弟——但还是里里外外的给你张罗,终于在第四天,我们知道了原因——老三在去医院给你买葡萄糖的路上,看到了那个曾经在你身边小鸟依人的她——靠在了另一个人的怀里。那天老三负伤归来,我们至此也就知道了你伤心的原因,于是一起陪着你难过,一起陪着你哭泣!老五更是心痛着用颤抖的手甩了你一耳光“没有她你就不能活了?我还就告诉你了,你不能活也得给我们活下去。”那一晚,你终于在抽泣中合上双眼,四天来第一次进了梦乡,第五天,你起来的最早,又开始了你平日的作风,一起床就鬼哭狼嚎,在你破烂的歌声中我们懊恼又欣喜的醒来,本想打趣你,却见你先爬上了老五的床“五哥,你下次下手能不能轻点,万一我破相了怎么办?我还要靠这张脸吃饭的。”老五被你气的两眼一白,直接装死。
  
  曾记否?上课时,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,谈不完的心,还有睡不完的觉;课下我们又总是有斗不完的地主,打不完的八十;平时不烧香的我们,总是在考试前才集体大抱佛脚,好在“大一”这尊佛不是太难伺候,否则我们也不可能总是能顺顺利利地过关。“大二”这尊佛倒不是个容易摆平的角色,否则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也不会抱错脚,挂了红灯。
  
  曾记否?老五!咱们最后一次聚餐,六个人干掉了8瓶稻花香,最不能喝酒的你反是那晚喝得最多的——因为你说——今天不喝以后未必再有机会一起喝了,来,干!——是的,干!——于是你醉了。醉的一塌糊涂,哥几个轮流背着你回去,无一幸免——都让你吐了一身的糟,略带几分醉意的我、老大、老二还有老六只是苦笑不已,面对这样一个暂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你,我们能说什么?骂你?还是捶你?——老四却不干了,因为你吐在了我们的背上,却吐在了他的头上,还死拽着老四的头发不放——猛往后扯,疼得老四眼泪哗哗,然后在我们四个的惊愕中,他将你一个大甩背扔了出去——大一体育选修,老四选的是柔道——貌似他学的最顺当的就是这大甩背——“砰”“砰”两声你们都五体投地,老大慌不咧跌地去将你扶起,摸摸你后背又瞅瞅你屁股,确定没事后才松了口气“还好没事”,他刚想冲老四嚷嚷——“你怎么能这样?”(我猜的),你却猛得吐了他一脸,只见老大一个潇洒的甩手,你又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——老大曰:“哎靠,千刀杀的,怎么不摔死你啊?”,难闻的气味,弄得老大也是一阵翻江倒海——直至恶的他吐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